春节期间跟同学谈到「异次元骇客 」这部电影,谈到电影的故事情节和逻辑思维上的突破,大家兴趣盎然。上个周末又将电影看了一遍,看懂了许多原先没看到的东西,分享一下对电影的理解。

异次元骇客


异次元骇客是非常值得一看的电影,它超越了人类的逻辑空间。你可以说他是科幻,其实它是在探讨人类宇宙的边界和密码,宇宙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,它的边界在哪里。 
异次元骇客

科学家福勒带领一个拥有尖端技术的小组,他们的使命是利用计算机创造了虚拟的1937年的纽约世界。这个虚拟世只存在于大厦第十三层楼机房里那些冷冰冰的机器中。人类可以通过特定仪器,与虚拟世界进行连接,将自己的记忆植入在虚拟世界中选定的大脑,利用被植入人的身体在虚拟世界中活动。

福勒多次穿梭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之间,发现他所在世界的秘密。原来他的世界也是虚拟的,称为「虚拟世界1999」,是由另外一个时空的两人所创造的。福勒世界所有人,都是一组组计算电路,运行在机房。福勒发现这个秘密后,他意识到空间的创造者要杀害他,才能保证世界稳定,迫切需要将秘密告诉同事道格。如何告诉他最稳妥,而万无一失呢?福勒想到一个办法,进入「虚拟世界1937」,创造一系列可疑事件,然后将秘密写到一封信里面,让酒保转交给他认为会来到虚拟世界1937的道格。

他回来现实世界后马上打电话给道格,想告知他这个秘密,但电话没人接听。他走出大厦时,遭到杀害。第二天道格醒来,发现家里有血衣,但前一天晚上做了什么,完全想不起来。随后道格到警察局协助调查,他见到自称是福勒女儿的神秘女人娜塔沙。道格的直觉告诉他,这里定有蹊跷,于是他决定到虚拟世界1937一探究竟。

经过两次进入虚拟世界,他得知福勒在死前通过酒保给他留了封信。不幸的是,酒保偷看了信中的秘密,他以为福勒是说他的世界,其实不是,但是对他是有效的。他按照信中的提示,找到了世界的尽头,愈感恐惧。

道格这时才明白,他和福勒所活着的世界,居然也是虚拟的,他们只是一堆电路而已,拔掉插头,这一切将会永远消失。

道格返回现实后,多次跟娜塔沙交流,娜塔沙渐渐爱上了道格,向他将实情全盘托出。

娜塔沙和大卫本是夫妻,他们生活在2024年的世界里。他们俩模拟了大量的虚拟世界空间,虚拟世界1999只是众多模拟之一。但在这些模拟中,只有福勒和道格是最聪明的,可以模拟出虚拟世界1937子空间。道格就是依着娜塔对男人的正直和善良品格来设计的,是她心目中的男神。当丈夫大卫越来越沉迷于利用虚拟世进行杀戮时,她对丈夫渐渐失去爱意,反而真正爱上虚拟的道格。

福勒的死,其实是大卫利用道格的身体进入虚拟世界1999将他杀死,所以道格始终回想不出那晚他经历了什么,家里发现的血衣更是让他迷惘。大卫得知道妻子和道格好了,他再次利用道格身体,对娜塔进行威胁和迫害。当然娜塔沙也预料到,她和警察联手设计,在虚拟1999世界将自己丈夫大卫杀死。

最后,娜塔沙利用大伟的身体将道格带回到2024年的世界生活。然而,「啪」的一声,电源断了,2024年的世界在宇宙空的银幕上闭幕了,留给我们无限的想像和唏嘘

到底哪个空间是真实的呢?没有一个是真实的,因为一断电,所有的一切都灰飞烟灭。等等,但是……,所有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所有人都会思考,有七情六欲,处处皆真实。

试想一下,你在一张白纸上画下一个大大的圆圈,你的圆圈住了什么?当然是那圆内的圆饼。但你有没有想过,你画下的圆,也将圆外的空间也围起来了。哪个是里,哪个是外,你真的分得清楚吗?从拓扑学角度来说,圆圈的里和外是可以转换的,里和外只是观察视角不同而已。

内与外是相对的,虚拟和现实也是相对的,甚至没有绝对的真实和虚拟。电影一开始就写上笛卡尔的「我思故我在」,正好照应了电影的主题。我们无法确定哪些前提是真实的、正确的,但是我思考哪个才是真实的这一过程,却是毋庸置疑的

虚拟机


云计算是当今信息技术界热门的话题,如果你没用过云服务,基本是生活在云计算史前时代。在云计算的史前时代,任何一个企业要建立自己的信息系统或业务系统,首先是要购买一堆服务器,请一大堆运维人员,这是一笔不菲的运营开支。对很多小企业而言,能否租用别人的服务器,减少运营开支呢?随着虚拟化技术的成熟,云计算轻易解决这个问题。 
云计算 
虚拟化技术并不是最近十年才有的,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出现了。我们把虚拟化技打开来看,里面有什么把戏。

众所周知,计算机需要操作系统来管理,九十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windows,到现在人手一台智能手机里的安卓,都是操作系统,再配上应用软件就可以处理工作和生活事务了。如果一台服务器,只给一个人用,未免过于浪费,很多时候计算资源无法用完。但共享给别人用吧,又会相互打架。因为每人根据实际需要,安装不同的操作系统,希望自己独立使用C盘、D盘,喜欢不同的office版本。他们显然无法共用一台服台器。

虚拟化技术专门为解决这个问题应运而生,它将物理服务器虚拟出来多台虚拟服务器(称为虚拟机),虚拟机有自己的处理器,有自己的硬盘,有自己配置。用户分配到虚拟机后,自行决定安装操作系统、应用和硬盘分区,互不干扰。当然这些虚拟机是虚假的,仅仅是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联手演出的一场好戏。虚拟机里的软件以为自己活在真实处理器、内存和硬盘上,对虚拟没丝毫的察觉。

当然那些软件设计师们,为了让虚拟机更快访问网络和硬盘,给虚拟机提供一种虚假的IO设备(virtualIO)。但为了欺骗里面的软件,设计师们往里面植入了一些特殊的VirtualIO驱动,让软件都察觉不到,连VirtualIO驱动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设计师往虚拟机里面注入的缺口。这些VirtualIO就是真实和虚拟的纽带,遗憾的是,VirtualIO对里面的秘密一无所知。

虚拟机极好地向我们展示虚拟与现实,我们的生活里也是存在虚拟的和真实的。那么我们大胆想像一下,我们的宇宙会是一台虚所机吗?

造物主


人类在进化中学会使用工具,然后创造工具,人类比低等动物具有更高级的智慧。人类经历了工业革命,信息革命,到现在被称为人工智能的革命时代,不停地靠自己的智慧发明新工具,新技术,走向更高级文明。然而这一切的发明,建立在所有自然规律之上。

白哥尼发现了日心说,牛顿发现低速运行三大定律,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;化学家发现了分子、原子甚至夸克,门捷列夫对人类发现的原子建立元素周期表;孟德尔通过豌豆实验发现遗传规律,沃森和克里克发现了DNA双螺旋的结构,开启分子生物学时代。

科学家们发现了这个世界很多自然规律,从更高的视角来看,宇宙就是一个精密的仪器,充满各种神奇的规律。鬼斧神工常用来形容大自然景观或建筑的神奇之作,如我们的祖先能站在人类宇宙角度来看这个奇妙的世界,也许鬼斧神工的意境会更高。

那我们就要问,为什么我们世界的客观规律是这样的,而不是那样的呢?这个世界到底是谁创造的? 
造物主上帝 
哲学家们很早就给我们抛出猜测——造物主,他创造了整个宇宙世界。这个造物主并不等同于基督教的上帝,也不是伊斯兰教的真主安拉,更不是佛教中的如来。相反,我们口中的上帝、安拉和如来却是将造物主人物化了。

如果造物主真的存在,他所在空间跟我们人类完全不在同一个空间,他的空间维度比这个宇宙更高阶。所以各种宗教试图将造物主想像成跟我们同在一世界,并将他人性化,并让他成为完美的神,这是非常可笑的。从逻辑上,也有人论证,上帝无法创造出自己举不起的石头,所以上帝不是万能的。尽管上帝不是万能的,但创造一个宇宙,对他来说可能是小菜一碟。上帝创建的宇宙是精密的,科学的,但也不排除有BUG(错误)的可能性,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出生在某个家庭、地区本身就不是一个BUG呢?

人类一直试图在宇宙空间中寻找外星人,但我们是否想过,外星人根本就存在于另一个宇宙空间,和我们所处的宇宙是无法连通的,物造主却可以通过高维相通。

那么,我们是否有能力突破思维的限制,超越人类自己,与造物主平等对话呢?答案是未知的。

苏格拉底,亚里士多德,哥白尼,牛顿,爱因斯坦等等,这些人类历史上耀眼的巨星,会不会造物主给人类宇宙埋下的缺口,让他们去发现自然规律,发明当今世界上先进的科学技术。这个缺口也许依然在越撕越大,人类从使用工具,创造机器,设计出自动化,发明计算机,最终出现了人工智能技术,距离造物主越来越近了。人类通过计算机技术,实际上创造了一类子空间。当然这个子空间只做计算,辅导人类更好地改变宇宙。

然而,人工智能的出现,加速了人类进化的速度。当前人工智能技术的最高代表是深度学习技术,属于弱人工智能阶段,会不会有一天,人类走向超人工智能阶段,智能机器人统治整个宇宙呢?这很可能是个悖论,深度学习技术根本不懂人类智慧为何物,它仅仅根据现象的输入和输出,建立一个自己为是的、傻傻的、称不上因果关系的”因果逻辑”。如果真的有一天,人类实现了超人工智能,机器的创造者——人类,必须理解自己的智慧密码,并应用于人工智能。但是,人类一旦理解了自己的智慧密码,就突破了造物主定下来的空间魔咒。接下来会发生的是:机器要突破人类的预设,人类也突破了造物主的预设,后果将会是怎样,大家可以脑动大开想像。

人类只有突破未知,才能遇见未来的自己!